标题:光阴槐香
编辑:
日期:2021-07-14 10:32:02
内容:

         有多久没有见过槐花盛放的景象了呢?氤氲在空气里的若有似乎的香气,在北方小城里经常闻见的芬芳,却是任何一款香水都没有办法提炼的清幽......
        如果不是恰好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回归故土,如果不是恰好在这样晴朗的天气里漫步老街,就不会如此猝不及防的闯入这一片盛放的槐林,一串串、一簇簇,纯洁的不似人间之物,不与桃李争芳,空谷孤傲自赏。
花开万种,槐属平民,王谢堂前从未留下她的足迹,百姓庭院却常常香幽十里。我是一个有着小情趣的人,离乡十载,经常从记忆中抽取慢慢品味的,往往是颇具风情的风吹白桦林,泛着妖艳之美的雪打红灯笼。尽管槐香飘荡了我整个童年,却从未在我开怀一笑或者骤然失落的时候记起,直到这一次猝不及防的重遇。
        就像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,或者怦然心动的故人,随着时间慢慢地淡化,却在某一个瞬间,再次相遇,原来那些记忆,从未淡去。
记忆中,这片槐树只有细瓷碗口那么粗,枝叶稀疏,花也寥落,星星点点。花蕊中间泛着丝丝甜意,我和小伙伴们在每个春光柔软的下午,趁着大人们午睡的功夫,偷偷爬到树上,挑选又大又美的那朵,汲取童年的清甜,然后伸开双手,合抱着槐树的主干,年年丈量,年年期盼,殊不知,人在长,树也在长。
薄暮宅门前,槐花深一寸”,如今,这片槐林已经郁郁葱葱,香飘十里,如风吹白桦林,雪打红灯笼一般,长成了光阴里的风景,我记忆中的风景.....
(张素娟)


返回列表 白菜优惠论坛59bo


Powered by EmpireCMS